EN [退出]
林丹老婆微博>中国新闻

_明日希腊重新举行议会选举 民众称只有坏或更坏

2017-11-23 17:30
当地时间6月14日,厄瓜多尔人Patricia Herrera一家在西班牙马德里机场准备乘坐飞机回国。经济衰退促使大批移民回国

当地时间6月14日,厄瓜多尔人Patricia Herrera一家在西班牙马德里机场准备乘坐飞机回国。经济衰退促使大批移民回国 欧债故事

编者按

希腊即将于17日重新举行议会选举,其结果不仅决定着这个南欧国家的未来,而且事关欧元前途,欧洲统一货币即将迎来希腊时刻。值此关键节点,且看危机国希腊、救助国德国、受威胁国意大利和非欧元国英国民众作何感想。

危机国 希腊:

只有“坏”

或“更坏”

两个月之内的第二次议会选举即将举行。对希腊人来说,这次选举只有“坏”和“更坏”两个选项,因为无论是支持紧缩的新民主党当选,还是反对紧缩的左派政党联盟获胜,未来的生活都不会轻松。

和许多银发族一样,自债务危机爆发以来,70岁的帕纳约蒂斯·帕帕达托斯的退休金减少了一半,但他仍然决定投传统大党新民主党一票。

“我认为新民主党是一个经过考验的政党,它会确保希腊留在欧元区,保护中产阶级的利益……如果我们回到德拉克马(希腊旧货币),货币将贬值,希腊将孤立于其他欧洲国家。”帕帕达托斯说。

帕帕达托斯相信,新民主党可以通过与国际债权人谈判找到解决债务危机的正确方法,他愿意为此作出更大牺牲以求国家稳定。但帕帕达托斯也担心,如果这次选举和5月6日选举一样没有任何政党获得议会多数,希腊将陷入更大的麻烦。他说:“希腊的历史表明,所有的联合政府都失败了。一两个船长可以拯救一条船,但如果船长太多,他们就会把船弄沉。”

与帕帕达托斯相比,更多的希腊人到现在都还举棋不定。

34岁的乔治·克里蒂科斯是一名房产中介。虽然还没决定支持谁,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强烈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。“我们应该留在欧元区,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社会。”

克里蒂科斯对未来感到乐观。“我们挣得少了,但大家正试着去适应新的现实。我们不应失去信心,我相信明天会更好。”

28岁的律师埃莉萨维特·巴利却没这么乐观。债务危机爆发以来,巴利每天都感到紧缩和衰退的挤压,精打细算每一个欧元以便撑到月末。“在雅典街头看到那些无家可归的人,嗅着空气中弥漫的贫穷悲惨的气息,你会对未来失去希望。”

救助国 德国:欧元让人爱恨交加

持续发酵的欧债危机把德国推向欧洲政治舞台的中央。经济实力强大的德国被视作纾解危机的中坚力量,却也因为拒绝欧元债券等被批救助不力。那么,欧债危机对德国普通民众的生活有何影响,德国人对救助希腊等重债国又持怎样的态度呢?

侨居德国23年的华人虞洪平先生在柏林长期从事餐饮业。2011年5月,他用多年积蓄在潘考夫区买下了一个面积400平方米的花园。

虞洪平对记者说,尽管目前欧债危机对自己生活没有直接影响,但由于担心通货膨胀和欧元贬值,他把钱换成了不动产。另外,作为投资,他买了几十把中国紫砂壶,希望将来在柏林开一间中国茶室。

尽管欧债危机愈演愈烈,但德国经济并未受到显著冲击。近两年,德国经济始终保持增长,失业人数不断减少,居民收入持续增加。据德国央行数据,2011年德国私人拥有的货币资产总额达到创纪录的4.715万亿欧元(约合5.9万亿美元)。

但另一方面,多数德国人对希腊债务危机已失去耐心。德国电视一台本月公布的民调显示,83%的德国人认为,如果希腊在6月17日的议会重新选举后不再接受救助协议,应将希腊赶出欧元区。

民调同时显示,多数德国人认为,欧元对德国而言弊大于利。多数人担心,欧债危机会导致他们的收入和资产缩水。55%的受访者认为,引入欧元还不如保留当初的德国马克。

自2001年欧元现钞问世以来,希望恢复旧币德国马克的呼声在德国从未间断。特别是在欧洲经济出现倒退的时候,民众呼唤恢复德国马克的要求尤为强烈。

德国《经济周刊》指出,实行欧元有经济和政治上的好处。欧元一旦终结将是一件丢人现眼的事,它会引起全球对欧洲政治行动力的广泛质疑。没有欧元,也许一些积极的发展趋势会呈现出来,但与欧元紧密相关的众多希望将会落空。尽管欧洲货币联盟对德国而言潜藏着高风险,但德国对欧洲联盟和欧元别无选择。

受威胁国 意大利:从救人到自身难保

“我认为退出欧元区不是什么坏事,让普通民众为银行的错误埋单,这不公平,”55岁的安东尼奥这样告诉记者。

意大利人安东尼奥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他不关心6月17日的希腊议会重新选举结果,也不关心希腊甚至意大利是否会最终退出欧元区,在他看来,“欧洲现有的体制需要一些改变,意大利退出欧元区或许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”。

与安东尼奥持同样看法的意大利人不在少数。据意大利《二十四小时太阳报》报道,认为货币统一有利于加强本国经济的意大利人仅占30%。在许多意大利人心里,留在欧元区早已不是唯一选项。

欧债危机爆发以来,意大利为救助“落水”的国家付出了高昂代价。意大利《晚邮报》最近算了一笔账:2010年意大利为支持困难国家支出39亿欧元(约合49亿美元),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0.3%;2011年该支出上升到92亿欧元(约合115亿美元),占当年GDP的0.6%。据政府预计,2012年意大利仅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工具(EFSF)向希腊、爱尔兰和葡萄牙提供的救助就将高达295亿欧元(约合369亿美元),再算上向欧洲稳定机制(ESM)支付的56亿欧元(约合70亿美元),3年间意大利政府花在欧债危机“难兄难弟”身上的钱将至少有480亿欧元(约合600亿美元)。

近日,欧元区又宣布将以优惠条件向西班牙银行提供最高达1000亿欧元(约合1250亿美元)的金融援助。

不断增加的救助账单对于自身难保的意大利来说,无疑是沉重的负担。随着欧债危机不断加深,意大利正从掏钱救别人变为自己可能寻求救助。据估计,2012年意大利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将达到123.5%。

欧债危机发展至今,拴在欧元这条线上的“蚂蚱”越来越多,抱得越来越紧,正如意大利前总理、欧盟委员会前主席罗马诺·普罗迪所言:“此刻对欧洲来说,最大的支持是求生的本能。”

 非欧元国 英国:

隔岸观火

也怕烧身

身为欧盟成员国,不加入申根,不使用欧元,英国与欧洲大陆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。面对肆虐欧洲大陆的欧债危机,英国人一直隔岸观火,但却难以独善其身。

眼下,因为希腊重新大选,这场欧债危机的“大火”正有可能失控,英国人也怕“烧”及自身。

一直以来,英国在救助欧元区的问题上表现冷淡,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。在希腊是否退出欧元区的问题上,英国政府多次发表“耸人听闻”的言论,首相卡梅伦之前公开表示,如果希腊的选举不能产生一个支持紧缩的政府,希腊势必要退出欧元区,连欧元能否存活也成疑问。

在欧洲大陆苦战债务危机的进程中,英国“唱反调”的事例也不少:为避免本国经济和金融服务业受到伤害,卡梅伦动用否决权,阻止修改欧盟《里斯本条约》,使得欧盟不得不放弃修约初衷,由欧盟27个成员国中的25国另起炉灶,缔结了“财政契约”;不久前,针对欧盟委员会建立“银行业联盟”的提议,英国政府更明确表示不参与,也不会按照“银行业联盟”的设想,将来用本国纳税人的钱来支持希腊或西班牙的银行业,因为“欧元不是我们的货币”。

尽管英国人的做法颇有隔岸观火之嫌,但事实上,他们也深知唇亡齿寒的利害关系。由于欧元区吸纳了英国40%的出口,无论希腊今年是否退出欧元区,英国经济都将在欧债危机的阴影下继续挣扎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57496.ddqdgj.cn/auto/news/china/pjnd1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3 17:30

周公解梦查询大玉米粒  什么是抒情女高音  没有工作如何贷款10万  2017软件公司起名  霍金推翻达尔文进化论  86年和87年相配吗  延安中路1000号  阳泉市矿区天气  冈比亚移民  中国青年旅行社电话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明日希腊重新举行议会选举 民众称只有坏或更坏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奔腾b30手动豪华型_联合国呼吁巨额投资推动全球“绿色经济”发展